辽代磁州窑民众化用品少 到元代盘踞半壁山河

发布日期:2021-01-24 03:4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集宁路古城遗址囊括了主要品类

  器型的多样性对辽代磁州窑瓷器的胎釉装饰提出了更高的请求。辽代磁州窑瓷器的胎体瓷质较毛糙,内含沙粒,呈褐黄色。釉色以白釉、褐釉跟黑釉为主,还有少量 的白釉黑花瓷器、白釉剔花瓷、白釉剔花填黑花瓷等品种。其装饰伎俩主要有胎装饰与釉装饰两种,胎装饰有雕花、剔花、划花、刻花、印花、塑贴等技法;釉装饰 重要是依据胎装饰的详细内容用点彩、绘画的手腕,同时帮助釉上或釉下的施彩技法,以蘸釉、刷釉、荡釉的方式来实现的,以增添器物装潢的艺术沾染后果。

  内蒙古的金代瓷器主要出土于金代的城址当中。内蒙古地区出土的金代磁州窑器较多,器型种类也较丰盛。磁州窑品多为些粗瓷器,胎质较粗,杂质较多,釉色单 。其中在些筒状器物上有褐花或剔花装饰,有些黑釉瓷器装饰有褐色雀斑或填涂的褐色斑块,另外还有些黑釉或褐釉的结晶类瓷器,胎体厚重,施半釉,浮现 油滴、虎皮、兔毫等斑纹。器型主要有碗、碟、盘、罐、瓶、炉、杯、洗、盏托与玩偶等,其中瓶、罐瓷器的把手、穿带部位以点彩为主要釉面装饰,同时联合刻 花、划花、印花、剔花、笔绘、塑、加彩和绞釉等装饰技法。总体上看,金代磁州窑瓷器的装饰纹样趋势于多样化,以折枝花卉、缠枝花卉、萱草、水波、鱼鸭、人 物、婴戏莲、鸳鸯莲池纹、双鱼戏水纹、犀牛望月、虎头、双燕以及诗文为主要题材。

■内蒙古地区出土的辽代磁州窑罐 ■内蒙古地区出土的元代白釉褐花筒形罐 ■内蒙古地区出土的辽代白釉褐花罐 辽代填彩盘口罐 元代白釉褐花盆 ■内蒙古地区出土的金代白釉褐花罐

  内蒙古地区在元代主要属于元朝的政治核心“行中书省”管辖。特殊是元代集宁路古城遗址的考古发掘,出土了近万件的瓷器标本,基础上囊括了元代瓷器的主要品 类,其中以磁州窑瓷器为大批。另外,在这些草原城址及外围地区,还陆续发现大量的瓷器和瓷器窖藏。集宁路古城窑藏中出土了完全的白釉褐花磁州窑瓷器多件, 其中以白釉褐花筒形罐、小口罐、酱彩四系瓶、黑釉牛腿瓶为主要特点,数量也最多。这是磁州窑系列的瓷器在中国北方草原地区又一次重要的发明。

  辽代

  中国北方草原地带不优质瓷土,不具备大量烧制瓷器的前提,制瓷业不是很发达。所以这里出土的大量磁州窑瓷器,绝大部分是通过陆路贸易输入到中国北方草原地区的。

  (本幅员文来自《珍藏》杂志,作者为呼和浩特的陈永志)

  标志着草原丝绸之路的繁荣

  元代

  契丹人半农半牧,这种复合型的生涯方法使得辽代的磁州窑瓷器自成系统,构成了辽代瓷器“汉式”与“契丹式”这两大作风。“汉式”的瓷器主要有盘、碗、碟、 罐、梅瓶、盘口细颈瓶、温壶、枕、渣斗、托、水注、盒、杯等;“契丹式”瓷器主要有凤首瓶、盘口长颈瓶、盘口长颈壶、扁壶、葫芦形执壶、鸡腿瓶、海棠盘、 方碟、多棱碟、套盒、球形砚滴、敛口钵等。上述瓷器当中,器型种类最多的是盘口壶与长颈瓶和民众化的碗、碟、盘等。

  瓷器通过陆路贸易辗转输送而来

  造成“汉式”与“契丹式”两大风格

  元上都(内蒙古正蓝旗)、元大都(今北京地区)、哈拉和林(蒙古国后杭爱省)、大同路、兴和路、集宁路、丰州等城市的商品经济无比发达,与草原丝绸之路上 的诸城镇都有着亲密的接洽。在对集宁路古城的考古挖掘中,揭穿了一处布局规整划一的市肆遗迹,该遗址中的屋宇星罗棋布,存在浓重的贸易气味。该城出土的瓷 器十分优美,金牌谜语解特肖网站,在数目上更为可观,瓷器贸易已经成为集宁路古城商品经济中的主要组成局部。蒙古国哈拉和林出土的瓷器中,有龙泉窑青瓷器、磁州窑白地黑花器、 钧窑系瓷器、景德镇青白瓷、孔雀蓝、红绿彩瓷等种类,这些瓷器与集宁路古城出土的瓷器在产品面孔上完整一致,充足证明了内蒙古中部地域的各个城镇在元代曾 向漠北草原地带以及西方输送瓷器。所以,中国北方草原地带出土的磁州窑瓷器,在当时是通过陆路商业辗转输送而来的,标记着草原丝绸之路的繁华与昌盛。

  中国北方草原地带出土磁州窑瓷器,在辽金元不同时期从出土数量、器型以及装饰技法上看都有不同的特点。辽代的磁州窑瓷器绝对较少,大众化的生活用品未几, 以罐、瓶类为主,装饰手段主要是剔、划花,有少量的填彩器。到了金代,器类增多,筒形罐、鼓腹罐、三系罐、四系罐、牛腿瓶、盆、碗、盘、碟类器大批呈现,广西4地上榜中国旅游百强县、13地入选潜力百强县,有, 装饰技法多样化,除了传统的剔、划、画技法外,还大量涌现了结晶釉、窑变、点彩、书写诗文名句、红绿彩绘等装饰技法。到了元代,磁州窑系产品占到中国北方 草原地带所有瓷器的半数以上,无论从种类仍是数量上都超过了辽金时期。

  中国北方草原地带出土的磁州窑瓷器,因为受特定历史文明环境的限度,其时期集中在辽、金、元这多少个大的历史时期,其中以辽、元两个朝代的瓷器最为丰硕,精品也最多。因为辽、元两朝的本土与政治中央是在内蒙古地区,保留完好的城址与墓葬为这些瓷器供给了很好的埋藏环境。这些瓷器绝大多数是从中原作为商品或贡 品输入到蒙古草原地区的,因而,中原磁州窑系的产品在北方草原各地区都有发现,品类较多。这些出土瓷器,是进一步研讨磁州窑系瓷器的流布与外销极为可贵的 什物材料。

  金代

  多为粗瓷器,装饰纹样趋于多样

  辽金元不同时代磁州窑特色各异

  内蒙古地区的辽代磁州窑瓷器主要出土于古城遗址、墓葬当中,其中辽上京城址、辽中京城址就以出土精美的辽代磁州窑瓷著称于世。契丹人受盛唐殡葬礼节的影响,厚葬之风风行,精巧的瓷器也是其重要的陪葬品。

  磁州窑系瓷器器型主要有碗、盘、盆、钵、瓶、炉、盖、枕、缸、盂、高足杯、小型瓷塑等。胎质较粗疏,内含杂质较多,胎体多见黄胎或淡黄胎,少部门胎呈色为 淡红、黄红、灰白、灰褐等色彩。釉色装饰主要有黑釉、白釉、绿釉、三彩、孔雀蓝釉、白地红绿彩、绞胎、绞釉、白地褐花、黑釉酱色斑、白釉剔划花和黑釉剔划 花等,其中以白地褐花为主要装饰,多见于罐、盆、碗类器皿,大件器皿多以剔花、划花为主要装饰。